青少年研究中心

少年儿童数字阅读状况的九大发现

发表日期:2015-11-11作者:编辑: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出处:青研中心科研管理部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网络环境下的少年儿童成长”课题组

一、少年儿童的数字阅读呈现圈群化、娱乐化特点

阅读是少年儿童学习、成长的重要途径,今天的少年儿童在数字阅读和纸质阅读并行的环境下开始阅读和学习阅读,呈现出新的特点。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2015年对5000多名中小学生的问卷调查发现,大多数少年儿童接触过网络新闻、网络小说,朋友圈和QQ空间、幽默笑话段子等内容最受欢迎,但对数字阅读与学习的喜爱程度、重视程度不高。

调查发现,数字阅读已经成为少年儿童重要的阅读方式之一。七成(70.8%)少年儿童接触过网络新闻,经常(每周至少一次)在电脑、手机或电子阅读器上看新闻的少年儿童接近半数(49.6%),经常看小说、故事的有四成(39.4%),经常看漫画有两成多(26.2%)。69.8%的少年儿童每周花在休闲类数字阅读上的时间在3小时以内,超过3小时的有19.8%;71.1%的少年儿童每周花在学习类数字阅读上的时间在3小时以内,超过3小时的有20%。

手机阅读受欢迎,阅读纸质图书仍是主流阅读方式,近七成(66.3%)少年儿童更喜欢读纸质图书,喜欢手机阅读的有22.7%,喜欢电脑阅读的有7.3%、喜欢电子书阅读的有3.4%,数字阅读合计为33.4%。过去一年,少年儿童人均阅读纸质书约34本,电子书约13本。

少年儿童的数字阅读内容呈现圈群化、娱乐化特点,朋友圈/QQ空间和幽默笑话段子是少年儿童最喜爱的数字阅读内容,学习资料排第三,受欢迎率均在半数以上,娱乐新闻、经典文学作品、网络小说、星座命运等内容也比较受欢迎。

少年儿童认为数字阅读的最大优势是方便快捷,对其权威性认可度较低。与传统阅读相比,少年儿童认为数字阅读的最大优点是“方便快捷”(76.4%),其次是“信息量大”(63.6%);另外,有一半少年儿童认为数字阅读“容易保存”(50.5%),四成多认为数字阅读“资源种类全面”(47.7%)、“费用更低”(45.4%),21.6%认为数字阅读“易于互动”,认为数字阅读“权威性高”的仅6.3%。

少年儿童对使用电脑学习的重要性认知程度不高,仅39%的少年儿童认为“使用电脑学习对我来说很重要”,21.6%认为“使用电脑学习对我帮助不大”,但认为“电脑学习很有趣”的少年儿童较多(63.0%),相当多的少年儿童仅将电脑视为增加学习趣味性的工具。

处在信息爆炸式增长的新媒体时代,数字阅读与纸质阅读一样,成为少年儿童从小就应该掌握的最重要的能力。课题组建议,应在国家层面上对少年儿童阅读推广做出整体规划和部署,并将数字阅读作为重要内容,推出专项规划项目,提供保障性的专项资金和操作性强的实施方案;开发互联网阅读推广平台,为开展全国少年儿童数字阅读服务、建立全国少年儿童数字阅读服务体系提供网络支持;并要从整合所有学习资源的高度加快数字阅读资源的开发与整合,鼓励数字出版商、内容提供商为网络提供优质的、适合少年儿童阅读的内容。

二、经常追网络小说更新的少年儿童超过两成

网络小说以其丰富的想象、精彩的情节和轻松有趣的风格吸引了不少少年儿童。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2015年对5000多名中小学生的问卷调查发现,少年儿童网络小说的接触率达到六成,有两成多少年儿童经常追更新,网络小说衍生品也受到少年儿童的追捧。

60.3%的少年儿童阅读过网络小说,66%的少年儿童每周阅读网络小说的时间在3小时以内,超过3小时的有17.4%。四成多少年儿童追过网络小说的更新(47.9%),经常(每周至少一次)追更新的有22.6%。

网络小说衍生品也受到少年儿童的追捧。超过半数少年儿童看过网络小说改编的电视剧、电影(57.5%)、四成多购买过网络小说纸质书(45.2%),三成多玩过网络小说改编的游戏(35%)。部分少年儿童参与过网络小说的互动交流,51.8%与同学讨论过网络小说,两成多参与过与作者的互动交流(28.9%)、网络小说的互动写作(26.5%)、自己写过网络小说(21.1%)。

题材是少年儿童挑选网络小说的首要标准(47.7%),其他标准还有朋友介绍(33.9%)、点击量排行榜(31.5%)、作者知名度(27.3%)、网络推荐(19.3%)。少年儿童最喜欢科幻类网络小说(46.3%),第二是励志类(36.7%),第三是奇幻类(35.7%)。在少年儿童自己列出的“近期最喜欢的三部网络小说”中,玄幻小说《斗罗大陆》《斗破苍穹》《大主宰》、盗墓小说《盗墓笔记》、青春言情小说《何以笙箫默》《左耳》、仙侠小说《花千骨》等得到相对集中的提名。

多数少年儿童认为阅读网络小说利弊相当或利大于弊(59.8%),仅9.9%认为弊大于利,30.2%表示说不清。近六成(58.4%)认为阅读网络小说可以缓解压力、放松心情;46.9%认为阅读网络小说有助于提高阅读写作水平,46.0%认为网络小说让他们更喜欢阅读,42.9%满足了兴趣爱好。有约一成少年儿童认为阅读网络小说带来消极影响,分别为容易沉溺幻想、脱离现实(11.4%)、上瘾(10.9%)、浪费时间(10.2%)。

部分少年儿童存在不良的网络小说阅读习惯,8%经常(每周至少一次)在深夜看网络小说,5.3%经常上课时看网络小说。少数少年儿童出现了阅读网络小说“成瘾”的症状,主要有:“阅读网络小说的时间比预计要长”(经常如此的有15.2%),“健康出现问题也继续阅读网络小说”(8.2%),“即使家人不同意也要阅读网络小说”(7.9%),“阅读网络小说使成绩大幅度下降”(6.8%),“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想着阅读网络小说”(6.6%),“不能阅读网络小说就会感到焦躁不安”(4.3%)。

在少年儿童的数字阅读中,网络小说的受欢迎程度与经典文学几乎难分伯仲。本次调查发现,喜欢阅读网络小说的少年儿童有33.7%,仅较喜欢阅读经典文学作品的少2.1个百分点。但网络小说鱼龙混杂,充斥着大量色情信息、有害信息。课题组建议,一方面,要加强互联网领域立法,依法规范网络行为,治理网络空间;同时加强数字化阅读行业建设,打造良好的数字阅读生态环境。另一方面,应建立儿童数字阅读分级制度,加强对少年儿童数字阅读资源的管理,提供值得孩子信赖、家长放心的数字阅读资源。

三、对阅读态度越积极、成绩越好,数字阅读能力越强

数字阅读深刻地改变了阅读的性质,掌握必要、基本的数字阅读技能已成为维持正常的工作和生活必不可少的生存生活技能。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2015年对5000多名中小学生的问卷调查发现,多数少年儿童具有在电子媒介中获取信息的能力,但掌握高级数字阅读技能和阅读策略的为数不多, 普遍存在无法集中精力、容易迷航等问题;研究还发现,对阅读态度越积极、学习成绩越好,数字阅读能力越强。

调查发现,大多数少年儿童认为自己具有在电子媒介中获取信息的能力,90.4%相信自己能够利用搜索引擎查找到所需资料。六成多少年儿童具有在电子媒介中整合解释信息的能力,63.1%能够对网上搜集到的信息进行归纳整理,64.3%能够用自己的语言表达网上看到的文章来与他人交流。在数字阅读中对信息进行批判性分析非常重要,42.8%相信自己能够根据作者、出处、日期等判定网络信息是否真实可靠。

对于学习类的数字阅读,对阅读行为有计划的少年儿童刚过半数,54.3%的少年儿童会“先弄清楚自己需要学习的东西,尽量不受无关信息的干扰”。四成多经常使用自我监控的策略来帮助理解阅读内容,45.2%的少年儿童经常“检查自己是否明白已读过的东西”,43%“不理解的地方会寻找额外的信息来解惑”。 提取先前相关知识有助于阅读理解和意义建构,40.6%的少年儿童经常“尝试将文章中新的信息和已有知识联系”,33.5%会“尝试将资料和个人经验联系”。反复阅读策略最少被使用,经常“反复阅读文章”的少年儿童为38.8%,经常“尝试记住文章”的少年儿童仅32.4%,不足三分之一。

少年儿童在数字阅读中普遍存在无法集中精力、容易迷航等问题,52.9%遇到过“读了很多,却说不出有何收获”的情形,46.1%有“被其他信息干扰,难以专心”的情形,36.2%有“漫无目的的浏览,浪费了很多时间”的情形。数字文本的丰富性、多元性、流动性对自我调节和元认知能力较低的少年儿童是不小的挑战。

进一步分析发现,阅读兴趣越高的少年儿童数字阅读能力越强。喜欢阅读的少年儿童掌握各种数字阅读能力的情况均好于不喜欢阅读的少年儿童,差距在4.3-15.3个百分点之间,尤其以整合解释信息的能力差距最大。喜欢阅读的少年儿童运用各种阅读策略的比例均多于不喜欢阅读的少年儿童,差距在16-26.4个百分点之间,差距最大的是对计划策略的使用。

成绩越好的少年儿童数字阅读能力也越强。分析发现,少年儿童掌握各种数字阅读能力和运用各种阅读策略的情况是:成绩好的好于成绩中等的,成绩中等的好于成绩不好的。比如,成绩好的少年儿童能“对网上搜集到的信息进行归纳整理”的较成绩不好的多18.3个百分点,成绩好的少年儿童使用计划策略的比例较成绩不好的多34.2个百分点。

数字阅读本质上是一种以非线性为特征的超文本阅读,要求读者掌握一些新的阅读技能和策略,比如,在网上收集信息需要对大量的材料进行略读和扫描,并即时评价材料的可信性;丰富的非线性表征方式很容易产生网络迷航和无序感,需要对阅读过程进行主动监控和调节。课题组认为,教育者应充分理解数字阅读的性质,给少年儿童提供数字阅读指导、练习和运用;要注重培养少年儿童对概括、自我调控等高级学习策略的掌握与运用,积极引导少年儿童形成数字阅读的元认知能力,使其能够对自己的阅读动机和阅读策略进行有意识的调控,成为主动、积极、高效的阅读者,促进数字阅读向深度发展。同时,对于数字原住民来说,纸质阅读在培养阅读能力和促进智力发展中的重要作用是不容忽视、无可替代的,对于少年儿童特别是低龄儿童仍需注重纸质图书的阅读。

四、上网条件越好、阅读资源越丰富、阅读指导越多,数字阅读能力越强

建立良好的数字阅读环境,提供健康丰富的数字阅读资源,对于少年儿童数字阅读习惯和素养的培养至关重要。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2015年对5000多名中小学生的问卷调查发现,家庭和学校硬件环境较好,但学校网络的可及性不高,成人提供的数字阅读指导不足。研究还发现,家庭和学校为孩子提供的上网条件越好,阅读资源越丰富,数字阅读指导越多,少年儿童的数字阅读素养越好。

在少年儿童的家庭中,电脑和网络普及率较高,但家庭藏书量不多,父母给予孩子的数字阅读指导不足。调查发现,85%的少年儿童家中有电脑,87.1%家中有网络,90.6%家中有智能手机,48.8%家中有PAD或电子书阅读器,使用过家里的电脑(80.9%)、网络(81.3%)、智能手机(81.0%)的少年儿童均在八成以上。但是,超过六成的家庭藏书量在100本以下(61.7%),藏书量在101-500本之间的有30.8%,藏书量500本以上的仅7.4%。经常给予孩子数字阅读指导的父母不足半数,父母对孩子数字阅读的指导言传多于身教。48.1%的父母经常“告诉孩子什么样的网络阅读是有益的”,39.2%的父母经常“给孩子推荐网络阅读的内容”,37.1%的父母经常“监督孩子在网上阅读什么内容”,经常“和孩子一起进行网络阅读”的仅23.1%。另外,有两成父母“对孩子在网上阅读什么内容并不关心”(20.2%)。

进一步分析发现,在家中使用过电脑和网络的孩子数字阅读能力更强,家庭藏书量越多、父母给予的数字阅读指导越多,数字阅读能力也越强,尤其对少年儿童数字阅读时整合解释信息的能力和反思批判能力影响较大。以父母的数字阅读指导为例,从父母那里得到较多数字阅读指导的孩子能“对网上搜集到的信息进行归纳整理”以及“判定网络信息是否真实可靠”的比例较得到较少指导的孩子分别多25.9和25.2个百分点。

学校中电脑、网络及图书馆的配备率较高,使用率较低,对学生的数字阅读采取积极指导措施的教师尚不多。94.2%的少年儿童表示学校有电脑,86.9%的学校有网络。但使用过学校电脑、网络的分别仅有79.8%和51.2%,35.7%的少年儿童表示学校有网络但自己没有使用过。88.8%的学校有图书馆,但使用过的少年儿童仅64%。针对学生的数字阅读,教师积极采取措施的也不多。约三成教师经常“鼓励学生表达自己对某一电子读物的意见”(29.7%),约四分之一的教师会经常“布置一些需要上网阅读资料才能完成的作业”(25.1%),只有两成多会经常“给学生推荐一些网络阅读的内容”(23.6%)。

进一步分析发现,使用过学校电脑、网络、图书馆的学生,数字阅读能力更高,教师给予的数字阅读指导越多,学生掌握各种数字阅读能力越好。以教师的数字阅读指导为例,教师数字阅读指导多的学生能够“在网络上发表、上传对所阅读内容的心得体会”的较教师指导少的学生多28.4个百分点,能够“判定网络信息是否真实可靠”的多27.1个百分点。

对于是否应该让少年儿童接触数字产品,父母和教育者态度始终不甚明朗。一些成年人担心少年儿童上网会受到网上不良信息的影响,迷恋网络游戏,因此禁止或控制少年儿童使用网络;还有一些则对孩子上网漠不关心,不了解孩子在网上看什么内容,接触哪些人。成年人模糊的态度成为制约少年儿童数字阅读态度和阅读素养的重要因素。课题组建议,家长和教师应积极面对数字阅读带来的挑战,对数字技术保持开放的心态,鼓励少年儿童自由地使用计算机和网络,以培养必需的信息技术。其次,应谨慎地选择适合少年儿童阅读的数字产品,根据专业机构的建议,结合其他家长、教育者和孩子的使用反馈,推荐适合不同年龄的少年儿童阅读的数字产品。再次,应主动参与到少年儿童的数字阅读中来,与他们一起阅读,鼓励他们与父母、教师交流阅读的内容、主题,甚至共同写作、创作,并通过网络与大家分享。最后,还要帮助少年儿童合理安排数字阅读的时间,留出其他重要活动的时间,如家庭作业、朋友交往、户外活动等,养成良好的数字阅读习惯。

读者读过此文章